互动游戏RSS订阅
当前位置:互动游戏 > 晨会小故事 >

励志小故事:晓以利害,恩威并举

发布时间:2018-01-29 16:35 类别:晨会小故事

  胡雪岩之所以能把生意做到洋场,是与他慷慨大度为人侠义的处世方式分不开的,这也正是胡雪岩的高明之处。

  这在胡雪岩笼络廖化生与洋商打交道的过程中有最明显的体现。

  当时正值冬季,天寒地冻,北风凛冽,杭州城内一片凄凉。阜康钱庄却一片热火朝天的情景:大厅里一字儿排下五个火盆,熊熊燃烧的炭火将大厅烤得暖气融融。乌红色的枣木大柜前,十来名伙计忙不迭地应酬着陆续而来的顾客。报账声,算盘声,此起彼伏,一片繁忙景象。柜台外面,顾客如云,摩肩擦背,喧哗不绝。经过数年苦心经营,胡雪岩的阜康钱庄一跃成为钱庄同行之魁,银钱往来业务超过杭州城内的任何一家钱庄。

  此刻,胡雪岩稳稳地端坐在太师椅上,望着钱庄的繁忙情景,自矜自得,欣慰之情溢于言表。这时,一位顾客走进店来,递给伙计一张银票,声言要支取现银。伙计愣了一刻,随即满脸堆笑,请顾客进厅堂落座休息,沏一杯上等毛峰。胡雪岩见状,断定这个顾客非比寻常,关切地上前询问伙计。原来顾客要一次性支取五万两现银。因数额巨大,须派多名伙计到库里搬运,耗费时间,所以便请他入座喝茶等候。

  胡雪岩善于察言观色,见来人行色匆匆,风尘仆仆,料想必是远道而来;又见他两眼炯炯,目光如电,眉间一股英气,干练通达,必是场面上混惯的人。胡雪岩琢磨着便有心试探他的底细,当时便用右手端茶碗,三指并拢,大拇指翘起,做出青帮子弟之间彼此询问的暗号:来者何人?然后胡雪岩朝来人慢慢地踱过去。

  来客见状,同样很敏捷地端起茶碗,三指散开,大拇指向下,做出青帮中回答的暗号:帮中弟兄。

  胡雪岩忙拱手上前寒暄道:“这位弟兄贵姓?”

  “免贵姓高,弟兄们称我高老三。”

  排行为三,显系帮中管理钱财的执事,胡雪岩立刻确定了他的身份,然后亲热地同高老三交谈起来。原来,高老三系苏南青帮“同福会”的管家,专门掌管帮内的钱财往来。此次到杭州取银子,为了青帮的一桩急事。

  “银子多了扎眼,路上也不安全,何必一次取那么多。”胡雪岩淡淡询问道。

  高老三道:“胡老板说得对,但这笔钱回去后马上就要分给兄弟们做安家费,没有剩余的。”

  “哦,安家费?”胡雪岩微微有些吃惊。据江湖上的规矩,只有在青帮弟兄需要流血拼命时,才会发放安家费给眷属,以使他们解除后顾之忧,甘心赴死。胡雪岩又道:“同福会莫非与人结下冤仇,要开杀戒?”

  “胡老板,看在你懂帮规的份上,不妨告诉你,同福会将替太平军护送一批军火从上海到金陵。途中官军重重设防,难免有冲突,所以会里选了百多位敢死的弟兄,去完成任务。”高老三知道胡雪岩与青帮多有来往,便实话相告了。

  胡雪岩恍然大悟,江湖上重利本无道义可言。青帮与太平军联手办事,是常有之事。大约太平军出价不菲,同福会才敢冒极大危险替对方护送军火。胡雪岩于是不再多话,让高老三取了银子,客客气气送出门外。高老三走后,胡雪岩心里反复掂量青帮押送枪支的这条消息的价值。太平军和清军对峙多年,军火必然匮乏。青帮替太平军护送军火,双方都有好处,本与胡雪岩无关。但胡雪岩像一条嗅觉灵敏的猎狗,嗅到了其中特别的气味。太平军在上海购军火,必然与洋人洽商,军火买卖向来利润惊人,回扣不菲,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胡雪岩一直十分垂涎军火生意,却是苦于无处着手。如今他凭空知道了这条消息,正可捷足先登,把这笔军火生意从太平军手中夺回自己做。想罢,事不宜迟,胡雪岩立刻打轿赶往王有龄府宅。王有龄听他述说,高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刚才抚台黄大人召见我,商议要我的海运局拨一笔款子购置五百条毛瑟枪,加强浙江绿营兵的装备。我正愁没有人敢去经办,你若有兴趣,可立刻应承下来。”

  胡雪岩心算一下,毛瑟枪每支五十两银子,五百支需二万五千两银子,回扣能够拿到一分以上,起码可获利三千两银子,是一笔利润非常丰厚的买卖。当下胡雪岩立刻应允,请王有龄开了一张三万两银子的官票,预备到上海花费。然后胡雪岩收拾行装,雇了一只小火轮,匆匆忙忙连夜奔赴上海。要知道胡雪岩为何这样匆忙?因为他深知商场如战场,稍有懈怠便坐失良机。胡雪岩推测出太平军购军火不会很快,狡猾多变的洋商必定讨价还价,延宕时日,把太平军逼到最后关头,好敲一笔高价。从青帮高老三口中,胡雪岩得知太平军欲购五百条枪,这批军火数量巨大,洋商不可能有现货,等到从外国运来时,时间又过去一个月了。因此胡雪岩满怀信心要把这批军火半道易手,为己所用。

  不几日,胡雪岩到了上海。他亲自上门拜见上海青帮首领廖化生,说明来意。廖化生听罢,笑呵呵道:“生意人人做,就看谁占先。凭胡先生的才能,这笔生意非你莫属。”胡雪岩谦虚道:“靠我单枪匹马,万难成功,还要老哥鼎力相助。事成之后,老哥可分三成利润,算是合伙生意。”

  廖化生见不费一兵一卒,不投入一分银子便有此好事,喜出望外。他根本没想到胡雪岩会如此慷慨豪爽,道:“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自家弟兄任你差遣。”

  “我对洋商所知甚少,只是需要老哥派一位懂行的弟兄陪陪我。”

  廖化生听罢沉思片刻,说:“眼下有一位弟兄,在洋行当通司,外国话说得十分流利,深谙洋商底细,叫他帮助你如何?”

  胡雪岩道:“最好,最好!”

  不一会儿,一位青帮弟兄带进一名青年,戴墨镜,穿洋装,着皮鞋,脑后却拖根长辫子,显得不中不西,不伦不类,十分滑稽。廖化生亲自向胡雪岩做了详细地介绍。此人名叫欧阳尚云,在洋行干了多年,懂法语和英语,是上海洋商场合中举足轻重的一位人物。欧阳尚云操着一口半生不熟的官话,告诉胡雪岩说:他因从小就在洋行当伙计,学会说洋话,天长日久,中国话反而生疏了。胡雪岩见欧阳尚云聪明伶俐,反应灵敏,暗忖今后一定得好生待他,将来同洋商打交道做生意,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欧阳尚云果然对上海洋商了如指掌,胡雪岩询问起洋商底细,他一个个如数家珍,娓娓而谈。胡雪岩从他口中得知,日前太平军向英商麦得利购了五百支毛瑟枪,因现货不齐,麦得利向国内拍电报催运,商定下月初交货。胡雪岩算算还有二十多天,不禁额手称庆。真是天助我也,二十天用来周旋,时间绰绰有余,并且按照当时的商场规矩,只要货未交出,一切协议契约,均可以不受任何约束,签约毁约,司空见惯。胡雪岩久经商战,有把握让洋商麦得利改弦易辙,撕毁与太平军的签约,把生意转给自己做。

  主意打定,胡雪岩叫欧阳尚云立刻同麦得利取得联系,亲自和他面谈。

  第二天,欧阳尚云亲自陪同胡雪岩,前去一家洋酒馆拜见洋商麦得利。一路上,欧阳尚云向胡雪岩介绍一些洋人的礼节、习惯和规矩,不知不觉到了酒馆门外,看见一个身着红外套的黑人在把门,满脸络腮胡子,模样十分凶狠。欧阳尚云介绍说这黑人是印度仆役,相当于中国的门童。酒馆外面装饰得极其奢华,金碧辉煌,晶莹耀眼,一行巨大的洋文衬在门楣上,类似于张旭的“狂草”。经介绍,胡雪岩知道是英文“欧罗巴大酒店”。

  这时恰恰遇到麦得利步出门厅迎接,他身材瘦长,像根晾衣竿,鼻子尖细且弯,令人想到鹰嘴。麦得利爽朗大笑,非常热情地紧紧拥抱胡雪岩,几乎令他喘不过气来,强烈的口臭使胡雪岩头晕目眩。一阵寒暄之后,胡雪岩在餐桌旁就座,开门见山同麦得利谈起那笔军火交易。麦得利连连摇头,说商人应讲信用,已同太平军签约,不能够失信于别人。胡雪岩见麦得利固执己见,便以官府的势力来威胁、压服他,说与他签约的太平军,那是一伙与清朝政府作对的乱民。麦得利说自己仅仅是一名商人,商人只管做生意赚钱,而不问对方是谁,哪怕是魔鬼。胡雪岩步步紧逼,再次恫吓对方,他反问对方:是否知道五口通商的条约,那是外国政府同清廷签订的协议,保护外国商人在华利益。如今麦得利同反对清廷的乱民做军火生意,就是反对清廷政府,将无法受到清廷的保护。

  这一招果然厉害,麦得利无言以对。胡雪岩见此法已经奏效,便抓住要害,进一步说,如果清廷得知他们的这笔交易,会马上派兵截获军火,那时他不但血本无归,还要被政府追究责任,利弊如何,十分明白。麦得利表情十分痛苦地耸耸肩膀,两手一摊,表示无可奈何。但作为商人,麦得利还是希望能多赚钱的,他狡辩说,枪支已经启运,很快到达上海,若中途毁约,将蒙受巨大损失。胡雪岩告诉他,自己可以代表浙江地方当局立刻买下这批军火,并可提高价格。麦得利双眼一亮,连叫“OK”,表示很有考虑必要。胡雪岩再三强调说,不是考虑,而是必须,否则自己将运用所有力量,破坏麦得利同太平军的交易。

  麦得利此时已经全无主意。他将信将疑,转向欧阳尚云,询问胡雪岩在中国官场上的影响和势力,究竟有多大。欧阳尚云告诉他,中国有句老话,叫作“有钱能使鬼推磨”。依据现在胡雪岩的钱财,足可以买下浙江半个省的地皮,面积相当于英伦三岛的其中一个。麦得利惊讶得张大嘴巴,伸出拇指比划,连连称赞胡雪岩的杰出才能。金钱的力量立刻降伏了他,麦得利明白同胡雪岩这样的巨富打交道,比同“乱民”太平军来往有利多了。

  励志小故事之大道理:

  由于胡雪岩晓之以利害,以清政府的名义向洋商施加压力,并且给予恩惠,慷慨让利于洋商麦得利,使他认识到同胡雪岩做生意比与太平军做生意更安全、更赚钱。因此,没费多大力气,麦得利就放弃了原来的打算,同胡雪岩开始商谈购买枪支的具体事宜。胡雪岩当即答应把每支枪的价格提高一两银子。麦得利由于得到了意想不到的高额利润,高兴得手舞足蹈,斟满一杯洋酒,同胡雪岩碰杯,庆贺生意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