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游戏RSS订阅
当前位置:互动游戏 > 晨会小故事 >

别让我担心你

发布时间:2018-06-14 16:09 类别:晨会小故事

孟姐四十多岁,容颜依旧年轻娇美,身材保持完好,纤纤细腰盈盈一握。她的一头长发如黑色的瀑布直垂到腰间。
  
  孟姐早年在歌舞团工作,后来调到文化馆,工作清闲,她弹得一手好钢琴,也爱好跳舞,舞姿曼妙,即便是跳广场舞,也能跳出不一样的味道。
  
  但漂亮的孟姐不擅家务,多年来十指不沾阳春水。她每日安心弹琴跳舞不被家务所累的原因,是有一个特别宠她的老公。
  
  孟姐的老公罗哥,军人出身,人勤快爱整洁,婚后几乎承包了所有的家务,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无不精通。孟姐每每弹完琴,香喷喷的饭菜已经上桌;她去做完头发回家,桌上早有泡好的茶等她;她跳完舞回来,洗澡水也早就给她烧好了。老公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孟姐有时也会过意不去,自责为家庭付出太少,算不得贤妻良母。罗哥就说,做家务本是他的最爱,从来没觉得是个负担,说老婆你安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
  
  因为有罗哥这样的家庭后盾,孟姐几乎无忧无虑,凡事都不用操心的她保养得像个姑娘,每天的日子过得无比惬意。
  
  可是,孟姐幸福的日子在一个晚上戛然而止。那天孟姐像往常一样跳完舞回家,喊了几声老公没听到回音,还以为他出去了。可是当她走进卧室,却发现丈夫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孟姐当即蒙了,过了许久才想起拨打120。丈夫被送到医院后她一直在哭,医生询问的时候她已经泣不成声,再后来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孟姐醒来看到的是她年迈的妈妈和婆婆,两个老人家都眼圈通红。孟姐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罗江在哪儿,他怎么样了?”
  
  婆婆告诉她,罗江得的是脑中风,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但是接下来情况怎么样还说不准。
  
  孟姐的脑子又是一阵懵,她觉得天塌了。喃喃说道:“那么壮的一个人,怎么就中风了呢?他的身体那么好,这不可能,不可能!”之后就一直发呆。
  
  两个老人见孟姐这个样子,心中着急,婆婆说:“罗江现在已经那样了,你要是再有个好歹,可让我们怎么办呀!”
  
  孟姐却依然在发呆。后来婆婆去照看儿子了,孟姐的老母亲站起身来,指着女儿的脑袋说:“你振作点儿行不行,这些年让罗江惯得你不像样。孩子刚去外面上大学,没法回来照顾他爸,我们都老了,很多事情也指望不上。现在家里出了事,你就是顶梁柱,你不担着,想让谁担着。”
  
  孟姐被妈妈训了一通,头脑略略清醒了一点,又听到她妈软下口吻说了一句:“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心情,可是这时候你得能扛事儿。罗江照顾你那么多年,现在该你照顾他了。”
  
  罗哥一个月后出院,意识是清醒了,但是行动不便,说话时吐字不清。平时那么能干的一个人忽然变得连自己的行动都掌控不住,他很难接受现实,终日情绪低落。
  
  孟姐在这一个月中像是变了一个人,人瘦下去一圈,眼窝深陷,原来的长头发为了便于打理剪成了短发,看上去老了好几岁,过去穿的细高跟鞋早已换掉,运动鞋天天穿在脚上,那些修身的裙子也都收了起来,穿上了最舒适的裤子T恤。
  
  大家常见瘦瘦弱弱的她搀着高大魁梧却走路不稳的罗哥出来康复训练,见她扶着神情木讷的老公边走边给他讲笑话,见她一个人买米买菜费力地提上楼,又见找人送水修太阳能。有人去她家里,见她烧糊了饭,狼狈地又去做第二次,见她洗了几件衣服,就累得直不起腰来……可是就算这样跌跌撞撞的,她再没哭过,也没表现出半分娇气。丈夫的一场病,逼得她要强起来。
  
  几个月后,罗哥身体有了起色,能自己走路了,说话也清晰了,他摸着孟姐的头发说:“那么好的一头长发,为了我,剪成这样。”
  
  孟姐就笑道:“大家都说我短发好看呢。”
  
  罗哥鼻子一酸,说:“都有白头发了。”
  
  孟姐说:“那你帮我拔掉吧。”
  
  罗哥手指颤颤巍巍的,没有准头,半天没有拔掉一根,他说:“我真是不中用了,连根头发也拔不下来。”
  
  孟姐就说:“别拔了,到了这个年纪,头发会越白越多,拔也拔不完。”
  
  身体渐渐好转的罗哥想做家务,孟姐不让,她说:“结婚这么多年,家务都被你承包了,我想做都没有机会。现在我发现做家务也是我的最爱,别跟我抢。”
  
  见罗哥有些失落,孟姐明白他的心思,他是劳动惯了的人,不想让别人觉得他没用,就又说:“你要是闲不住,也可以帮我择菜什么的,但是大厨的地位不能抢过去。”
  
  虽然不断练习,但是孟姐做的饭一直难吃,不过罗哥总是吃得津津有味。
  
  孟姐有天打扫卫生,竟然发现了一封丈夫写好的遗书,她打开看看,这封遗书是写给他们的儿子小彬的。
  
  “儿子:生了一场病,爸爸意识到了生命的无常。有时候疾病会忽然来临,让人猝不及防。爸爸不是悲观主义者,会珍惜身体,好好活着,但是如果哪天我忽然离去,有几句话我要交代给你。第一,你已经过了十八岁,长大成人了,爸爸不会过多地担心你,爸爸相信你能照顾好自己,以后你无论人在哪里,都要经常回来看看你妈妈。第二,你妈妈是个害怕孤独的人,做家务的能力也不强,需要有人照顾她,要是我走了,我希望她能尽快再找一个人陪伴她未来的日子,我不想让她一个人孤单生活,那样我会担心她。小彬要支持你妈妈……”
  
  孟姐拿着那封遗书,眼泪刷地流了一脸。
  
  真的爱,不是占有,是纵然离去,还想让对方再找个伴儿,让她继续幸福下去。  



上一篇:悠悠红薯情
下一篇:真爱有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