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游戏RSS订阅
当前位置:互动游戏 > 晨会小故事 >

伊菲革涅亚和陶里斯人

发布时间:2018-07-13 15:14 类别:晨会小故事

俄瑞斯忒斯和皮拉德斯离开雅典后,来到特尔斐的阿波罗神庙。俄瑞斯忒斯请求神衹的指示,希望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女祭司告诉他,作为迈肯尼的王子,他必须首先航海前往斯佐登附近的陶里斯半岛。阿波罗的妹妹阿耳忒弥斯在岛上有一座神庙,他必须用武力或计谋,把庙里的女神像抢走,带到雅典来。据当地蛮族人传说,这神像是自天而降的圣物,自古以来被供奉在那里。可是女神不喜欢住在野蛮民族那儿,希望迁到文明之地,受到文明人的供奉。

皮拉德斯一直同他的朋友在一起,并陪他去执行这件危险的任务。陶里斯人是一个野蛮的民族,他们把所有的登上陆地的外乡人杀死,作为祭品献祭给女神阿耳忒弥斯。在战争时,陶里斯人则割下俘虏的脑袋,挑在竹竿上,竖立在屋顶上,让它守卫房屋。据说,挂起的脑袋可以居高临下,俯视一切,为他们消灾避祸。

神衹要俄瑞斯忒斯前往蛮荒之地陶里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过去,阿伽门农听从希腊预言家卡尔卡斯的建议,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伊菲革涅亚。当祭司挥剑杀她时,突然一头牝鹿倒在地上,伊菲革涅亚却不见了。那是阿耳忒弥斯女神同情她,将她抱起,并带着她飞越大海,来到陶里斯的女神庙。

在这里蛮族国王托阿斯看到伊菲革涅亚,使她成了阿耳忒弥斯神庙的女祭司。按照古老的风俗,她必须把每个登上海岸的外乡人献祭给女神阿耳忒弥斯。被祭供的大多数人是她的同乡希腊人。女祭司的职责只是把祭品献给女神,而把被祭供的人拖进神庙,捆在长凳上杀死则由另外的人干,尽管如此,她仍然感到很难受。

多少年过去了,姑娘一直忠于职守,因而受到国王的看重。陶里斯人因她美丽温顺,也很敬重他。一天夜里,她梦见自己离开了这块蛮族之地,回到了可爱的故乡亚各斯。她睡在父母亲的宫殿里,周围簇拥着一群女仆。突然,脚下的大地开始震颤。她慌乱地逃出宫殿,来到宫外,这时,宫殿摇晃,倒塌下来。宫殿的大柱也一根根断裂,只有父亲房内的一根柱子仍然竖立着。随即,柱头变成满头金发的人头,并开始和她说话。等到她醒来时,所说的话她全忘了。她只记得在梦中她仍然忠于祭司的职务,给那个父亲房内的石柱人洒上圣水,以便将他杀死献祭,她这么做时,哭得十分悲伤。

第二天清晨,俄瑞斯忒斯和他的朋友皮拉德斯登上陶里斯的海岸,一直朝阿耳忒弥斯的神庙走去。不久,他们到了神庙。这座庙看起来更像是一座牢狱。俄瑞斯忒斯终于打破了沉默,沮丧地说:“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是否沿着楼梯走上去?可是,我们一旦走进这座陌生的建筑,便像走进迷宫一样,走不出来,那该怎么办?如果我们碰上了看守,被抓住了,不是必死无疑吗?我们都听说过有许多希腊人的鲜血曾经洒在女神的神坛上,现在回船去,不是更明智吗?”

“如果我们回去,这便是我们第一次在危险面前逃跑,”皮拉德斯回答说, “我们要相信,阿波罗的神谕,他会保护我们的!但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最好躲在海边的岩洞里,等到夜深人静时,我们就可以冒险行事。我们已经知道了神庙的位置,总会找出进去的办法。只要我们把神像取到手,就不怕找不到回去的路!”

“说得对!”俄瑞斯忒斯高兴地说,“我们白天应该躲起来,到夜里再动手。”

可是,太阳当空时,一个牧人匆忙从海边向阿耳忒弥斯神庙的女祭司走来,女祭司正站在神庙的门槛上。他告诉她,有两个外乡人已经登陆上岸。 “高尚的女祭司,快准备神圣的献祭吧!”

“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外乡人?”伊菲革涅亚忧郁地问道。“他们都是希腊人,”牧人回答说,“我们只知道其中一个叫皮拉德斯,他们现在都被我们抓住了。”

“对我详细地讲讲吧,”女祭司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正在海里给牛洗澡,”牧人说,“我们把牛一头头地赶到海水里。海水汹涌地从礁石旁流过,这块岩石当地人叫它高山巨岩。岩石上有一座山洞,捡拾海螺的渔夫常常在里面休息。一个牧人看到洞里有两个人,我们正要动手抓他们,突然,一个人从山洞里跳出来,摇晃着头,双手剧烈地抖动,像个疯子一样。他呻吟着呼叫:‘皮拉德斯!皮拉德斯!

看那里呀,黑暗的女猎人,她是地府的毒龙,她正要杀我呀!你看,她正向我走来,头上盘着毒蛇。再看那一边,一个女妖,口中喷吐火焰。她抓住我的母亲,天哪!她要杀死我!我怎样才能逃脱她的魔掌呢?’”牧人停了一会,又继续说,“我们根本没有看见他所说的可怕的景象。他也许把牛的哞叫和狗吠都当作复仇女神的声音了。我们都惊恐起来,因为那个外乡人挥舞利剑,疯狂地冲向牛群,把剑刺向牛腹。最后,我们鼓起勇气,吹响海螺,召集附近的乡民,向那个武装的外乡人冲了过去。他逐渐摆脱了癫狂,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注视着他。他的同伴为他擦去口边的白沫,用自己的外衣给他盖上。不一会,他又从地上跳起来,保护自己和他的同伴。但我们人多势众,他们才放弃了抵抗。我们抓住他们,带他们去见国王托阿斯。国王吩咐把俘虏带来给你祭神。 希腊人必须以此偿还你所遭受的痛苦,我们也可以为你洗雪当年他们在奥里斯海湾使你蒙受的耻辱。”

牧人说完,等待着女祭司的命令。她要他把外乡人送到神庙来。当她独自一人时,她自言自语地说:“呵,我的心啊,从前你总是同情外乡人。每当希腊人落在你的手里时,你总是痛哭不已!现在呢?昨夜的梦已告诉我,我的可爱的兄弟俄瑞斯忒斯已不在人世了,来吧,我要你们尝尝我的厉害!” 两个俘虏被捆着押来了。“给外乡人松绑!”伊菲革涅亚大声命令道,“不能把捆绑着的人用来献祭神衹!你们快到庙里去,作好一切准备。”然后,她又转身问两个俘虏,“你们的父母是谁?你们有没有兄弟姐妹?你们从何处来?你们一定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了陶里斯。可是,不幸啊,还要走一段遥远的路,一条通往地府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