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游戏RSS订阅
当前位置:互动游戏 > 晨会小故事 >

漂流的手机

发布时间:2018-07-13 15:23 类别:晨会小故事

王小兵是个快递员,有一天他派件时碰上了个疑难件,收件人叫周俊,可收件地址却查无此人;再看寄件人信息,只有几个简单的草字,连电话号码都少了一位。这个包裹在王小兵这儿搁了几天也没人来问,王小兵不由动了小心思:干脆自己签收得了。
  
  王小兵当真把包裹带回了家,可一看到妻子,他就慌了神。原来,王小兵的这份工作是妻子丽梅托人费了好大功夫找的,丽梅知道丈夫有爱贪便宜的毛病,在王小兵上班前,就对他千叮咛万嘱咐,说千万不能捅娄子。如今虽然他带回的只是个“无人件”,但如果让丽梅发现了,少不了一顿训。王小兵趁妻子进厨房的工夫,迅速把包裹塞到了沙发下面。
  
  到了夜里,等妻子睡着后,王小兵蹑手蹑脚从沙发底下掏出包裹,一闪身钻进卫生间,将包裹拆开了一看,里面是部智能手机,外加一个充电器。王小兵拿出手机正准备细看,手机竟然响了,有来电!王小兵吓了一跳,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低沉的声音:“王小兵先生,你好!”王小兵感到毛骨悚然,他努力保持镇静,回了一句:“请问你是——”
  
  “我是这个手机的主人,王先生,你对这个手机感觉怎么样?满意吗?”王小兵赶紧想撇清:“什么王先生,我姓周,叫周俊,你弄错人了!”
  
  “别激动,王先生,我既然能道出你的姓名,自然是不会弄错人的。王先生,现在这个手机在你手上,说明和你有缘,既是有缘,你就是它的新主人了。”王小兵听傻了,对方好像是无所不知,他不禁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一定听过漂流瓶的故事吧,你手上其实就是一部漂流手机,漂到谁手里,谁就有缘当手机的主人。”难道真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王小兵将信将疑地问:“我就这么白白得到这个手机?不会有什么条件吧?”
  
  “王先生真是个聪明人,这条件还真有一个,就是你要为这个手机一次性充值9999元。”
  
  王小兵心里“咯噔”一下,这一下子要存近万的话费,听着总是不太靠谱,他打起了退堂鼓:“那我还是不要了,不要总行吧?”
  
  “不要也行,你将它原样邮走,让它继续漂流,不过为了让它保持通话畅通,你必须为它充满电,另外再充999元的话费。”
  
  不要也得充999元,这不是打劫吗?王小兵不想玩了,说:“收件人周俊到底是谁?你告诉我,我直接把手机交给他!”那边也传来不耐烦的声音:“王先生,今天的通话到此结束,是弃还是留,请谨慎选择。对了,王先生,别耍小聪明哦,私拆包裹可不仅仅是丢饭碗的事……”一阵冷笑后,不待王小兵回应,对方挂断了电话。
  
  王小兵惊出一身冷汗,对方最后一句话分明是在威胁他,要是自己没按要求去做,后果恐怕不妙。可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呢?她怎么知道接电话的不是周俊而是他王小兵呢?王小兵不禁打了个冷颤。
  
  一大早,王小兵向公司请了半天假,约了好兄弟张卓出来商量对策。王小兵将事情从头到尾都交代了,然后苦着脸说:“兄弟,这事够诡异吧,你快帮我分析分析。”
  
  张卓一听,哈哈大笑道:“这事依我看,是哥们你走桃花运了,八成是哪个女的看上了你,想着法子要跟你谈情说爱呢!”
  
  王小兵直摇头:“亏你想得出来,对方也没逼我留下手机,不留下手机怎么谈情说爱?再说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你说我会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人,人家给我下套呢?”
  
  张卓不再开玩笑,认真起来:“要是报复的话,现在对方有证据了为什么不行动?干吗要拐这么大的弯让你充话费呢?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看王小兵不住地点头,张卓接着说:“我们不妨查下那手机卡,既然是部漂流的手机,也许能从中查出点什么来。”王小兵接口道:“你在电信公司不是有熟人么,走,我们这就查一查。”
  
  两人来到电信公司,一查都傻眼了,那个手机卡里,竟然真的有好几千元的话费,看来那个女的似乎所言非虚,而身份信息一看就是假的。王小兵喃喃道:“难道这确实是部漂流手机?她是靠什么抓住每一位经手人的把柄,让他们一个个乖乖地给手机充费呢?”
  
  “你应该是遇到了一个手段高明的女黑客,这手机里八成安装了木马程序,所以她能时刻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张卓试玩了一下手机,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说,“兄弟啊,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私拆这包裹啊,让人抓了把柄。我看,要不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充点话费,把它送走吧。”说完把手机归还给了王小兵,并朝他诡异地笑了笑。
  
  王小兵接过手机,叹口气道:“唉,看来也只能破财消灾了,都是贪心害死人!这件事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啊!”张卓说:“兄弟,吸取教训就是,以后不能干的事坚决别干!”王小兵听得脸上火辣辣的,憋屈极了。
  
  王小兵咬牙刚交了话费,手机就又响了起来:“王先生,刚看到你给手机充了值,看来你是选择让它继续漂流了。那请按我说的做:将手机原样包好,在中午12点之前将它寄给一个陌生人,为了保证此件不会被退回你手里,你必须匿名,但收件人的地址必须是真实的,等手机漂流到下一个人手中后,我就不会再骚扰你了,放心,你私拆包裹的事,也就无人知晓了。”
  
  还和上次一样,对方说完后“咔嚓”挂断了电话。因为王小兵开了免提,张卓把通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他说:“兵哥,你真的照她说的去做吗?要是那样岂不是也害了别人吗?”王小兵说:“你以为我想啊,我现在是身不由己!”
  
  张卓凝神想了想,一拍大腿:“我有个主意,我们干脆把它寄给一个用得上的人。你先前跟我说什么来着,这包裹本来的签收人叫‘周俊’?巧了,我上次出差就认识了一个叫周俊的老板,他说他每月的话费都好几千,我正好有他的名片,你就把这个包裹寄给他。”张卓说着掏出钱包找起名片来。
  
  王小兵一看名片,大喜过望:“还真叫周俊,这太好了!现在我把包裹寄给这个人,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物归原主’了。”说做就做,王小兵将手机按原样封好,赶在12点之前,将包裹寄了出去。
  
  王小兵每天查询着包裹的物流信息,直到两天后,看到包裹终于被人签收了,王小兵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回头看看在家里忙忙碌碌的妻子,王小兵心里五味杂陈,他恨自己没听妻子的话,才惹出这一摊子事来,白白损失了钱不说,还整天提心吊胆……想到这些,王小兵心里愧疚极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小兵就像换了个人,工作起来认真又卖力。这天,他一早又骑车送包裹去了。这头王小兵刚走,那头张卓就到了他家,张卓掏出了一叠钞票和一部手机递给了丽梅:“嫂子,这999元和手机,我朋友周俊都给寄回来了。听说这几天兵哥表现得相当不错,看来嫂子这‘寄个假包裹,教育真夫君’的方法还真奏效了!”
  
  丽梅“扑哧”一笑:“他这个人不经堑不长智,工作来之不易,就得让他受个教训,避免日后摔大跟头。等过了这阵子,我找个机会再把真相告诉他,夫妻之间要互相帮助,彼此坦诚,你说对不?”
  
  张卓佩服地说:“嫂子你还真行,为了把戏演足,连变声软件都用上了……”丽梅得意地一笑,给张卓递来一杯果汁。
  
  屋里两人举杯庆祝行动成功,而此时,王小兵的脸上也挂着微笑,正穿梭在大街小巷,一丝不苟地认真派着件……



上一篇:阿P怕见老同学
下一篇:今年冬天不太冷